“中国巴菲特”段永平:投资最重要的是投在你真正懂的东西上

价值投资是一种性格,简单,但是并不容易。
作者:段永平
文章来源:雪球

老实讲,我不知道什么人适合做投资。但我知道统计上大概80-90%进入股市的人都是赔钱的。如果算上利息的话,赔钱的比例还要高些。许多人很想做投资的原因可能是认为投资的钱比较好赚,或来的比较快。作为既有经营企业又有投资经验的人来讲,我个人认为经营企业还是要比投资容易些。

虽然这两者其实没有什么本质差别,但经营企业总是会在自己熟悉的领域,犯错的机会小,而投资却总是需要面临很多新的东西和不确定性,而且投资人会非常容易变成投机者,从而去冒不该冒的风险,而投机者要转化为真正的投资者则可能要长得多的时间。

一 投资与投机的区别

投资和投机其实是很不同的游戏,但看起来又非常像。就像在澳门,开赌场的就是投资者,而赌客就是投机者一样。赌场之所以总有源源不断的客源的原因,是因为总有赌客能赢钱,而赢钱的总是比较大声些。作为娱乐,赌点小钱无可非议,但赌身家就不对了。可我真是能见到好多在股场上赌身家的人啊。

以我个人的观点,其实什么人都可以做投资,只要你明白自己买的是什么,价值在哪里。投机需要的技巧可能要高很多,这是我不太懂的领域,也不打算学了,有空还是多陪陪家人或打几场高尔夫吧。 Read More

比努力更重要的,是提升你的思维层次

(小奇推荐)

0

有时候,我们已经够努力了,却还是看不到生活有所改变的迹象,内心就像陷入了一个迷宫,迷茫而焦虑。
爱因斯坦曾说,这个层次的问题,很难靠这个层次的思考来解决。
那如果这个层次的思考失效,我们又该如何找到出路呢?(本文较长,但建议认真看完)

1

你眼下的难题需要提升一个思维层次来解决
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常常会陷入到一种人生无解的怪圈中。
你很穷,然后紧衣缩食,结果却依然入不敷出;
你很胖,然后拼命节食,结果却依然大腹便便;
你很忙,然后天天加班,结果工作成效依然不高。
你会很无奈地发现,自己努力做出的改变,却并没有得到预期的结果,这就像推磨的驴子,因为被蒙住了眼睛,所以它不停地一圈一圈地拉着磨。
它感觉自己是一直在往前走,不断进步不断成长,但事实上,它一直在原地打转。
让我们一起来做一个简单的实验。
将一束光投注在墙上,形成一片光亮的区域。
然后,把你的手伸到光源前面,结果在光亮的墙上就会出现你手掌的影子。
这时候,如果想要改变墙上影子的形状,你可以直接在墙这个平面上对影子做任何修改吗?
显然你是做不到的。我们只能回到立体世界的你这个人面前,改变你手掌的姿势,这样才能真正改变影子的形状。 Read More

我们居住的城市,处处与人为敌

作者:李迪华
来源:一席(ID:yixiclub)

大家好,我叫李迪华,我是北京大学建筑与景观设计学院的老师。接受邀请前,我很犹豫要不要来。
大家知道北大的老师很怕出名,因为我们太有名了,真的。可是我的朋友们反复劝我,说去吧去吧。
有一天,我突然想起我在跟学生一起读书的时候,读过爱默生的一句话:你的善良必须有一点锋芒,不然就等于零。
20年以前,我的一位忘年交老朋友,他已经八十几岁了,但是每年他都要反复去西南部的少数民族地区扶贫。
有一年,因为城市中一个非常小的坎,他把自己的肩胛骨给摔折了。

回到北京以后,他去医院治疗,大夫说,你都八十几了,就这样吧。
这件事情让老人非常地失望,同时他失去了继续去西南地区参与挚爱的扶贫事业的机会,没过多久,我的这位朋友就走了。
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开始关注我们的城市到底怎么了。

Read More

很多时候,我们穷尽一生,想要达到的高度,不过是别人的起点。

(小奇推荐)

很多时候,我们穷尽一生,想要达到的高度,不过是别人的起点。
电视剧《黑冰》里,王志文饰演的郭小鹏说:
“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世界,他们残酷地把人分成三六九等。
最高层的人,可以最大程度的享受物质和精神的供应。
随着层次逐渐递减,最底层的人所拥有的物质能量,通常只能勉强维持他们的生存,精神供应几乎为零。”
有人呼风唤雨,享尽荣华富贵;有人贫病交迫,尝遍人间冷暖。
这就是贫富差距。
13年前,我刚上大一。
一个周末,我和几个女同学约好去东湖磨山游玩,我正研究怎么倒公交车时,一个家在本地的同学说,不用查了,等下我爸爸的司机会来接我们。
不一会儿,一辆黑色广本轿车停在我们宿舍楼下,同学轻车熟路地招呼我们上车,她的表情恬淡而自然,毫无炫耀的意思。
这是我19岁生命里第一次坐小轿车。
那一瞬,我第一次体会到什么是贫富差距。

Read More

病人崔永元

最近,崔永元因为《手机2》与冯小刚、刘震云和范冰冰又“掐”了起来。2005年,离开《实话实说》、在《手机》“事件”后,从抑郁症走出来的崔永元第一次接受媒体采访,与南方人物周刊记者易立竞进行了长达七小时的长谈。重读此文,会让你深度认识崔永元,了解小崔与《手机》的恩怨。

《超级女声》的那些评委一塌糊涂

人物周刊:先求证一下,“收视率是万恶之源”这句话确实是你说的吗?
崔永元:那天通知我去开一个播音员和主持人的会,去了后看到标题,才知道是《抵制庸俗化》。这个会我可以参加,我有话要说,我也想听听别人的说法。
“收视率是万恶之源”这个话不是我说的,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研究所的时统宇说的,他是很有名的媒介研究者。他讲这话时,既有前提,又有论据,而不是喊口号。我说不是我说的,没有推卸责任的意思,我是坚决同意他的这一说法的,我今天可以在这个场合正式说这话:收视率是万恶之源,没有问题。
时统宇准确的意思是片面追求收视率会造成很坏很坏的影响,他说之所以出现电视节目低俗化,是收视率闹的鬼,所以“收视率是万恶之源”,表述得非常清楚。他说这话时,我注意到现场有很多记者,大概20多家媒体,他们在那儿聊天,发短信,没有一个人在认真听,当时我就想,可能会出问题。
那天两个人的发言最精彩,一个是时统宇,一个是清华大学的尹鸿,他们的发言对我们从业者是最有帮助的,但是后来的报道几乎没有他们的声音,都是我和李咏、朱军的。这就是媒体的问题了。多万恶啊你说,一个很好的学术研讨活动,那么多明确的、清晰的、真实的观点,最后给描述成一个批判会、批斗会,这不万恶吗?非常万恶。 Read More

比情商更能拉开人生差距的,是“闭环思维”

(小奇推荐)

开玩笑,有时也能体现人和人的差距。
一个恶搞视频中,饭桌上一群人给领导送了个砖头当蛋糕。
这位领导和一个下属先后拿着餐刀,叮叮当当把砖头敲得直响,继而开怀大笑。

不同于往常的嘻嘻哈哈,视频下点赞数第一的评论是:
从放餐具的细节,就能看出谁是领导。
一个敲完砖头,把餐刀规规矩矩地搭在盘子上;
另一个,随手把刀扔在了桌上。
无意之举,却让人从细节之处看出,领导做事有始有终,相较之下,下属则虎头蛇尾。
用更专业的话讲,是潜在的“闭环“思维意识存在差距。

Read More

香港房价崩盘时

作者丨张津京

黎生自杀了。

警察发现他的时候,已经是他自杀后的第五天。楼宇管理员因为邻居投诉,上门查看垃圾整理问题,发现无人应答恶臭盈门,这才报警。
警察找来房东破门而入时,除了地上一个烧的比较干净的炭火盆,四面门窗都用毛巾和胶带封紧。现场没有找到遗书,但在黎生的上衣口袋里,却找到了一份离婚协议书和一个银行告知单。
告知单上,银行简单通知黎生,因为房贷抵押价值不足,请他在一周内向银行补缴330万现金,不然银行就要收房拍卖,弥补房贷亏空。
警察依据这一告知单,将黎生的死定性为烧炭自杀。
黎生的自杀案例,最终成为引发2003年7月1日香港街头大游行的32个自杀案例之一。颇为讽刺的是,黎生的自杀,却被当作砝码来攻击他服务超过20年的东方海外船公司掌门家族——董氏家族的长子,时任香港特首董建华。
Read More

技术进步会逆转城市聚集吗?

技术进步增加了人们见面的需求,城市聚集会持续、加剧,而不是逆转。
我们看到,在人口聚集度已经很高的国家比如日本、美国,人口依然在向大城市聚集,东京、纽约依然在吸附人口。从这个观察中,我们隐约看到人口的聚集是没有止境的。不过,我们也要反过来问:过去人口是往城市聚集的,未来一定会这样吗?交通、通讯技术的快速进步,会逆转这一趋势吗?
这一问题提出的背景,是信息技术的进步,使得很多时候人们不需要面对面就可以完成交流。电话会议,视频会议慢慢成为很多企业的常备设施,很多人甚至可以远程上班,还需要拥挤在密密麻麻的城市里吗?虚拟现实常常可以以假乱真,真需要面对面交流的话,借助现代交通工具和发达的道路系统,人们可以很快见面。未来从杭州到北京的时间可能就是半个小时,那么未来城市聚集的趋势会不会逆转呢?

现实中的两个额外的考虑,使得人们希望城市聚集的趋势被扭转。一个是房价。现在大城市房价这么高,很多中低收入家庭不堪重负,希望能够逃离大城市,卸下沉重的住房负担。逃离北上广的声音,在每次房价上涨的浪潮中都会响起来。第二个是城市的拥堵、污染、噪音等不太舒适的因素,使人们开始怀念“花园城市”的小镇生活,甚至“田园牧歌”的乡村生活。
 
Read More

走出孤独的张小龙,下一步去向何方?

极客公园

zxl

人人都爱张小龙。作为微信的缔造者,他凭这款产品所创造的商业价值(微信最新的估值是 640 亿美元)丝毫不亚于任何商业领袖,更重要的是,相比后者,张小龙的形象单纯多了。

这名皮肤黝黑、爱打高尔夫球,开着一辆奥迪轿车的中年男子,在多数时候扮演着一名艺术家的角色,他将产品视为自己所创作的艺术品。张小龙也在这 17 年间,持续地进行着自我迭代与升级。

多年前被以 1200 万元人民币卖掉的 Foxmail 与其说是他产品上的成功,不如说是商业上的失败——相比这点金钱,更值得惋惜的是他错过的巨大商业机会。这就是张小龙 1.0,关键词是产品和技术。在微信初期,他将工具上升为平台,将服务用户的简单需求变成引导他们的喜怒哀乐,完成了第二次升级。

现在张小龙正处在自己 2.0 到 3.0 版本的当口,只有完成商业的第三级跳,他才能真正主宰自己和微信的命运。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