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房价崩盘时

作者丨张津京

黎生自杀了。

警察发现他的时候,已经是他自杀后的第五天。楼宇管理员因为邻居投诉,上门查看垃圾整理问题,发现无人应答恶臭盈门,这才报警。
警察找来房东破门而入时,除了地上一个烧的比较干净的炭火盆,四面门窗都用毛巾和胶带封紧。现场没有找到遗书,但在黎生的上衣口袋里,却找到了一份离婚协议书和一个银行告知单。
告知单上,银行简单通知黎生,因为房贷抵押价值不足,请他在一周内向银行补缴330万现金,不然银行就要收房拍卖,弥补房贷亏空。
警察依据这一告知单,将黎生的死定性为烧炭自杀。
黎生的自杀案例,最终成为引发2003年7月1日香港街头大游行的32个自杀案例之一。颇为讽刺的是,黎生的自杀,却被当作砝码来攻击他服务超过20年的东方海外船公司掌门家族——董氏家族的长子,时任香港特首董建华。
Read More

技术进步会逆转城市聚集吗?

技术进步增加了人们见面的需求,城市聚集会持续、加剧,而不是逆转。
我们看到,在人口聚集度已经很高的国家比如日本、美国,人口依然在向大城市聚集,东京、纽约依然在吸附人口。从这个观察中,我们隐约看到人口的聚集是没有止境的。不过,我们也要反过来问:过去人口是往城市聚集的,未来一定会这样吗?交通、通讯技术的快速进步,会逆转这一趋势吗?
这一问题提出的背景,是信息技术的进步,使得很多时候人们不需要面对面就可以完成交流。电话会议,视频会议慢慢成为很多企业的常备设施,很多人甚至可以远程上班,还需要拥挤在密密麻麻的城市里吗?虚拟现实常常可以以假乱真,真需要面对面交流的话,借助现代交通工具和发达的道路系统,人们可以很快见面。未来从杭州到北京的时间可能就是半个小时,那么未来城市聚集的趋势会不会逆转呢?

现实中的两个额外的考虑,使得人们希望城市聚集的趋势被扭转。一个是房价。现在大城市房价这么高,很多中低收入家庭不堪重负,希望能够逃离大城市,卸下沉重的住房负担。逃离北上广的声音,在每次房价上涨的浪潮中都会响起来。第二个是城市的拥堵、污染、噪音等不太舒适的因素,使人们开始怀念“花园城市”的小镇生活,甚至“田园牧歌”的乡村生活。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