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孤独的张小龙,下一步去向何方?

极客公园

zxl

人人都爱张小龙。作为微信的缔造者,他凭这款产品所创造的商业价值(微信最新的估值是 640 亿美元)丝毫不亚于任何商业领袖,更重要的是,相比后者,张小龙的形象单纯多了。

这名皮肤黝黑、爱打高尔夫球,开着一辆奥迪轿车的中年男子,在多数时候扮演着一名艺术家的角色,他将产品视为自己所创作的艺术品。张小龙也在这 17 年间,持续地进行着自我迭代与升级。

多年前被以 1200 万元人民币卖掉的 Foxmail 与其说是他产品上的成功,不如说是商业上的失败——相比这点金钱,更值得惋惜的是他错过的巨大商业机会。这就是张小龙 1.0,关键词是产品和技术。在微信初期,他将工具上升为平台,将服务用户的简单需求变成引导他们的喜怒哀乐,完成了第二次升级。

现在张小龙正处在自己 2.0 到 3.0 版本的当口,只有完成商业的第三级跳,他才能真正主宰自己和微信的命运。 Read More

APP淘金热终结:小作坊式行业被工业化取代

 

20140820100519acf1c

网易科技讯 8月20日消息,《金融时报》日前刊发文章,介绍了手机应用行业目前面临的种种困境。文章指出,日益高涨的营销成本、作品抄袭成风、推广渠道单一等等因素让独立开发者举步维艰,而大公司则通吃一切。原本是作坊式的应用行业已被工业化,之前的淘金热结束了。

以下为《金融时报》“应用:成长的烦恼”一文节选:

斯图亚特·霍尔(Stuart Hall)承认,在开发自己的“7分钟健身”应用时,他还得靠谷歌才能搞明白什么是“平板式俯卧撑”。但是一年后,这位澳大利亚开发者就靠这款iPhone应用挣了5.6万美元,而应用的开发时间只有6个小时。

“我没怎么花心思,只是赶上了2013年市场火爆,”他说。自己能赚钱是因为当时人们喜欢用零碎时间锻炼。

2008年,苹果应用网店发布。在这之后的几年里,像霍尔这样的成功故事层出不穷。好像但凡有点技术天分的人,都能借着iPhone的快速发展获益。早期的智能机用户乐于花上几美元,购买那些设计优秀的日程表或天气应用,以及《愤怒的小鸟》。

霍尔现在运营一项手机应用分析服务Appbot。他指出:“这一切就像是淘金热。你说你是个应用开发人员,别人就以为你是个富翁。”

但是,“7分钟锻炼”更像是一个偶然事件。如今让独立开发者头疼的是,只有大公司才能在苹果网店上获得关注。这个曾经是蓬勃发展的“家庭手工业作坊”式行业,现在已经被工业化,大部分应用的下载量微乎其微。

市场分析公司VisionMobile上月调查了1万多名应用开发者,结果发现1.6%的开发者获得的收入,超过剩下98.4%开发者收入之和。虽然该研究估计,目前全有有近300万移动开发者,但这里面有半数人每月每款应用的收入不到500美元。

报告结论写道:“以目前开发者的情况看,这个市场很难维持多年。”

另一份来自德勤的报告则发现,差不多有三分之一的智能手机用户,一个月里根本不下载任何应用。

这种情况乍看很难理解。目前西欧和北美拥有智能手机的人数越来越多,而且他们的设备也越来越成熟,越来越先进。iPhone与iPad用户在过去六年里下载了超过750亿个应用,而苹果的网店存储着8亿用户的信用卡信息。从消费和应用活跃度上看,谷歌安卓网店Google Play与苹果网店的差距也越来越小。按理说开发者应该迎来好日子。

按照智能手机厂商的说法,开发商们过得的确不错。苹果表示,应用经济在欧洲创造了大约100万个工作岗位。自从2008年网店上线以来,苹果已经向开发商支付了超过200亿美元。一份谷歌委托的报告则预测,到2025年,为智能手机开发应用的收入将超过510亿美元。

然而,就在这一片形势大好中,为苹果和谷歌设备开发应用的独立程序员与小开发商却高兴不起来。

应用网店Edovia的创始人卢克·范德尔(Luc Vandal)说出了许多人的心声:“承认吧,应用淘金热已经结束了。”

若果真如此,那么受影响的恐怕就不仅仅是那些以此为生的应用开发极客。谷歌和苹果都指望繁荣的应用网店能成为人们购买、使用并升级手机与平板电脑的理由。

手机软件简单易用,品种繁多,这让小屏幕产品超越了传统个人电脑,成为了世界上最流行的计算设备。就在社会普遍担心新技术造成的失业会超过就业时,有不少人还希望应用经济能够继续创造工作岗位。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个问题的产生要归咎于应用网店自身的成功。开发者们指出,在2008年或2010年的时候,榜单上最好的应用也只收取1到2美元。而现在,可供用户挑选的应用数量以百万计,只有能够承担网络营销费用的公司,才能从中脱颖而出。

类似Facebook、WhatsApp、Instagram和Snapchat这样的社交网络应用自己有一套病毒式的发展套路,这是大多数工具类应用所无法比拟的。即便是《糖果粉碎传奇》这种非常流行的游戏也日渐式微——这款游戏在巅峰时,每天有超过9000万人进行10亿次游戏。开发商King则在财报中警告道,公司其他游戏做不到这款产品的高度。

移动创业顾问服务公司Magid Associates的经理泰罗·奎迪南(Tero Kuittinen)指出:“在去年一年,没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大作面世,而且应用的寿命也大大的缩短了。”

人们不再花太多时间在智能手机的小屏幕上浏览或查阅。他们只是看别人在下载什么。

移动广告公司Appsfire的首席执行官乌里埃尔·欧哈永(Ouriel Ohayon)表示:“就和音乐或电影行业一样,应用网店也是个靠大作推动的业务。对众多中小应用来说,它们遭遇的最大的阻力也正是应用网店成功的原因:那就是无情的下载排名。”

这种现象催生了应用下载的黑色市场。不正规的营销公司利用垃圾邮件,或者干脆雇人手动下载应用,以这种方式向绝望的开发者“保证”,他们的应用会出现在排行榜上。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热门应用很容易被其他公司抄袭。《Flappy Bird》在今年2月被开发者自己突然撤下,这之后便出现了数十个抄袭作品,而且都排到了榜单前列。

解谜游戏《Threes》的开发时间超过一年,而抄袭作品的出现只花了21天。

《Threes》的两名开发者抱怨道:“在现在这个想法快速传播的时代,像《Threes》这样的小游戏似乎注定会输给抄袭者。”

如果开发者不能花钱挤进排行榜前10,或者是发现自己的想法被窃取了,他们就只能将希望寄托在自己的应用有足够好的品质,可以让谷歌或苹果在网店首页推荐它们。这些位置是由算法或官方编辑决定的,不能花钱购买或是被操纵。

现在,苹果或谷歌的推荐不一定会带来持续的增长,即便是对那些大型公司来说也是一样。

但这些位置愈发关注那些具有增长潜力的小类别应用。像文具用品、婚礼策划、填税单这样的应用不可能上排行榜,不过在一年中的某些时候,这些应用会因为满足了特定的需要,从而获得了不错的收入。

VisionMobile的分析师马克·威尔考克斯(Mark Wilcox)表示:“只有在小行业里才能挣到钱。”

某些小行业,例如健康、健身、企业应用甚至新的移动支付服务,呈现出快速发展的势头。这是因为谷歌和苹果正在寻找那些可以帮助他们打开设备销路的应用。所以在一片悲观中,还有乐观主义者相信,市场没有死掉,只不过是进入了一个新阶段。(亚比)

凤凰网CEO刘爽2013年会致辞:拥抱生活,顺势而为

大时代VS 小时代———当理想撞上现实

前面我讲了今年的业务情况,最后我想和大家分享些想法。前阵子一部非常火爆的电影《小时代》,我试图看下去,但没有成功,这部电影唯一牛的是名字,非常犀利,一语道破我们这个时代的主旋律。很不好意思跟大家说,我来自大时代,准确的说,来自大时代的尾巴,70年代末到80年代末承载着我的青春期,这十年,百家争鸣,巨星闪耀。这个时代的特点是物质极度匮乏,但精神世界极其丰富,什么思想都可以讨论,人们对国家的未来有无限憧憬和设想。在那个时代,时髦的是兄弟们通宵辩论三权分立和新权威主义,上下铺吐沫横飞,现在你要跟谁谈这些,别人可能以为你有病。在那个时代,我们骑着自行车十几里地进城,顶着四五级风沙,从黄牛手里买柴可夫斯基音乐会票。但现在,我们的年轻人可能更爱把玩王力宏和李云迪之间的友谊,关心汪峰老师什么时候能上头条。那个时代,同学们人手一台短波收音机,美国之音是我们和外界的联系,现在连翻墙都不用了,微博微信上的内容比哪里都火爆。 Read More

反思汽车业的互联网化

最近在研究特斯拉,因为很多消息和故事串在一起,引起了我的兴趣。最终也归结到一点:我们如何看待特斯拉的互联网思维,以及我们如何学习特斯拉。

这是一个特别大的话题。让我们先从小的噱头开始,今年8月份,比亚迪总裁王传福这样说“家庭消费一旦启动,比亚迪分分钟能造出特斯拉”。我似乎不怀疑比亚迪在电池和电动车技术和制造能力方面的积累,但即使它能够造出外观完全一模一样的跑车,还能一并复制特斯拉的内涵与极致体验么?

此后,接力棒交给了吉利董事长李书福,他说,特斯拉如果能够取得成功,吉利分分钟就能造出类似产品。不过,他提到了传统汽车产业完全有可能会被信息技术打败,并说:

这一天什么时候会到来,时间节点很难判断。各种新技术新材料的应用,完全有可能改变整个汽车的结构和形态。现在能看到的就是,一部计算机和一堆电池构成一部汽车,这个时代很快就要到来。 Read More

马化腾三小时讲话实录:千亿美金这个线,其实很恐怖

邀请我来这里是很好的机会,能跟各位企业家聊一聊,其实也不是什么演讲,最主要是希望能够跟大家互动交流,提出很多的疑问想向各位企业家请教。
当然回到最近的一些话题其实挺热的,包括三马同槽,现场也是有点火爆,主要是郭广昌,刚开始说不讲敏感话题,后来也讲了,所以很精彩,像平安传统金融,和纯互联网,有很多激烈碰撞。所以今天也想借这个机会把腾讯和我的观察和体会跟大家分享一下。
如果没有微信,我们现在根本就挡不住
很多人说腾讯是最早拿到移动互联网门票的公司,指的就是微信,很多朋友都用了。微信的确是唯一一个在手机上开始做的,并且是以手机为主的,这在以前是不多见的。以前一般都是在传统互联网上做好,换掉屏幕,转到手机上,所以这个路径跟之前完全不一样。但为什么反而特别有魅力呢?因为这个产品让我们看到很多独特的体验。它充分利用手机和PC的区别,就是把人们用计算机的终端变成人随身的一个器官,以前用PC还不能称之为器官,离开电脑,站起来就脱离了,只有手机第一次跟着人体一起,连在一起,所以内置的摄像头、传感器、麦克风都可以成为人们在网络世界里面的眼、鼻、口、耳,甚至你的触觉跟颜色,都可以通过互联网把你的朋友连在一起。即使我们有手机QQ,但因为它有一半用户在PC上,一半用户在手机上,只有微信是完全基于手机来开发的。

Read More

腾讯刘炽平:1000亿美金下的成绩与危机感

首先想问大家一个问题,昨天回到房间有没有冲动打飞机的?尤其是看到Pony 和Tony 巅峰对决?提醒一次,过多打飞机有害身体,尤其对眼睛不是太好,小心一点!

开个玩笑,我想说的是我们已经进入了全民移动游戏的时代!对此,我有一个比较深的感受,移动互联网有可能为我们未来带来10 倍的可能性,这个感受在过去几个月里面越来越深,尤其是看到移动游戏突然这样爆发,变成全民游戏的时代。所以,今天我希望进一步跟大家探讨一下,过去半年里到底这个行业的格局有什么变化?我们整体的执行是怎么样的?公司的战略思考是什么?
移动互联网数字洪流
首先来看互联网总人数。整个互联网人数的增长继续维持在10%左右,但是,智能机的增长是翻倍的,体量已经接近4个亿。比如,游戏这一块,过去1-2 年增长比较缓慢,今年反而增长得快一些,比较大的因素是移动游戏的快速发展。再如,整个门户的模式慢慢被颠覆,所以门户广告增长非常缓慢,甚至有些是倒退的,这是看到了移动大潮里的颠覆;还有,搜索引擎虽然增长还是挺快的,但增长率比上一个年度有所下降,现在支撑整个增长的很大程度上是RTM的增长,而不是用户量的增长,从PC 转到无线,无线上整个搜索的变现模式并没有完全成立,颠覆也在出现;另外,我们看到电子商务、在线支付,与人们生活有关的还在不断增长的态势当中,被移动颠覆的程度没那么高。
再对比我们自己的数据。第一,通讯社交这一块,在PC 侧的下降,移动侧的增长非常明显;第二,媒体这一块,腾讯网整体的阅读文章量和整个用户量在 PC侧有所下降,但移动侧在非常、非常快地增长,移动侧的UV 超过了PC 侧的UV ;第三个,微博75% 都在移动侧了;第四个,我们可以看到游戏的移动渗透额相对小一些,最主要的是PC 上端游的重度玩家与手机没有太大的对冲,我们相信对移动侧是一个增量;电商相对来说移动化的速度比较滞后,相对来说移动化没那么快反而给我们的电商有一定的机会,希望当移动化潮流爆发的时候或者我们是引领者,或者那时候整个电商体系准备好了去获取爆发的红利。
移动互联网加速变现
另外一个较大的趋势是整个移动互联网的变现模式日趋清晰,上一次开会我们还说变现有一定的挑战性,现在,我们看见变现的增长速度非常快。

Read More

马化腾内部讲话:干部要饥渴,不要做富二代

大家上午好!每半年的时候又有一次这样的机会和大家分享、交流一下最近的感受。
与过去十五六年相比,最近这几年互联网市场变化非常快,我们怎么应变的?我们首先回顾一下最几次管理干部大会:去年“5·18”一次七年之痒之后的剧变,组织架构做了相当大的调整;在去年下半年我们又提出了精品战略;今年上半年对管理干部提出了激情、好学和开放等要求。在这一次管理干部大会,我们将坚持过去一年半的基本原则,也就是顺应“打造精品、拥抱移动互联网”这个非常明确的潮流。
面对这个潮流,最近这两年给我一个感觉,我们好像又回到了15 年前激情燃烧的岁月,我发现我们做了15 年,从零开始打造的工具、平台,从一个没有商业模式的产品,逐渐、逐渐成长为丰富的商业模式。从头推翻,重新来一次,这个过程也是很让人激动的。

Read More

2013百度世界李彦宏主题报告速记全文

各位来宾,各位开发者,媒体朋友们,大家上午好!欢迎大家来到2013百度世界,大家知道百度世界是我们一年一度最大的技术创新大会,所以每年我们会利用这样的机会,向大家介绍百度在过去一年当中最重大的技术创新。而过去的一年,我觉得是跟以前的很多年都非常不一样,市场变化非常的迅速,这是刚刚邬院士也讲了,那么丰富的内容,其实在过去很多很多东西,都是在过去一年当中发生了,或者说在过去一年当中大家才意识到这个问题是问题。

对于百度来说,过去一年也确实有很多很多的创新,我相信很多人进到会场之前有机会去转了一圈,我们的展台有各种各样新的应用、新技术给大家介绍。比如说在地图这方面,我们刚刚推出了全景地图,不仅包括街景,也包括室内的实景。比如说我们把知识图谱的技术开始应用到百度的大搜索里面去,人和人之间的关系,物和物之间的关系,我们越来越把它搞清楚了。你去问“谢霆锋的儿子是谁”或者“谢霆锋是谁的儿子”,我们都可以正确告诉你答案。昨天我还搜了一下“骆家辉的夫人”,我发现在Google上搜“Gary Locke’s wife”找不到,在百度上搜“骆家辉的夫人”、“骆家辉的老婆”都可以得到答案。 Read More